【善行义举榜】平凡教师传递教育正能量 ——南师附中丁家庄初级中学 朱张虎

发布时间:14-10-13 录入:nsfzdjz 浏览次数:1274



      朱张虎,栖霞区南师附中丁家庄学校教师,担任班主任工作7年,所带班级先后荣获南京市优秀班集体、栖霞区优秀班集体、学校优秀班集体称号。个人荣获南京市优秀教研组组长称号,获栖霞区教学效率年先进个人称号、获栖霞区中考学科优胜奖。

  “喜大普奔”和“人艰不拆”

                            ——文     朱张虎

    近来网络上流行一些“新成语”,让我思绪万千。其中,“喜闻乐见+大快人心+普天同庆+奔走相告”简称喜大普奔;“人生如此艰难,有些事就不要拆穿”是指人艰不拆。两个词,让我精准的定位到伴随我以及我伴随的两个学生。

  喜大普奔

    那应该不是很久以前的事,在仙林,一个父亲、一个母亲、一个儿子、组成了一个卖水果的小贩家庭。人常说“无仇恨不成父子”,自从儿子到了我班,身处更年期的商贩气息的父亲遭遇青春期的叛逆的儿子犹如干柴遭遇了烈火,每次都是爆发都是熊熊烈火遍体鳞伤,身临火场的母亲只能一边安慰一边流眼泪……这样若干次之后的燃火之后,父母终于达成协议:育子由母,父不插手,有求必应,顺其自然。

    久而久之,儿子终于顺利的在家过上了“太上皇”一样的生活。儿子认为他在班级、在学校理应也过着“太上皇”般的生活。孩子其实还是很信任我的,每次有什么事情也都会跟我说真话、真交流,但孩子的行为越来越差:从不写作业、不劳动到冲撞科任老师,从上课睡觉、不上课到打架伤人,几乎“无恶不作”。班级每次几乎都因为他受到学校政教处的特别关注,科任老师们怨声载道,班里学生敢怒不敢言,我每次叫家长也都是母亲哭哭啼啼跑来向我道歉。日子在一天天过去,生活在一天天继续,孩子的错误一次又一次反复,我的处理是一次又一次疲惫。

    终于有一天,“机会”来了。我清晰的在办公室的窗户前看到他带领一大帮“社会人士”把学校其他班的一个学生强行拉到学校对面小区的僻静处,如此莽撞、如此嚣张。我迅速的、静静的用手机按下了110,因为我清楚的知道“聚众斗殴”是违法行为而且此时的侵害事件发生在校外。孩子当然被派出所民警带回了警局,一天之后警察又将孩子带回了学校政教处,之后便是最高级别的处分和在我严厉坚持下的“大限期的带回家教育反思”。

    他不在日子,班级风平浪静、欣欣向荣,我喜大普奔。但一个月以后,孩子“大期已过”顺利返校,孩子任何事都不再与我交流、孩子和家长既不反对我也不信任我、孩子初中三年始终融入不了班集体……让我追悔莫及。

  人艰不拆

    也不应该是很久以前的事,同样是我班级的一个孩子,不同的是一个父亲、一个母亲和一个女儿的三口之家。父亲拖着病重多年的母亲辞去公职来南京艰难的一边上班一边治病,母亲一直很内疚自己对家庭的拖累,以至于神经紧张、精神忧郁。俗话说“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女儿一直很心疼爸爸并渐渐积淀下了对母亲的恨,以至于母亲抑郁时母女交恶、举手相向。

    女儿一直都想帮父亲减轻负担,但也不想放弃同龄女孩应有的“富养”生活,在这种矛盾心理的促使下,她悄悄的拿走了同桌的一块手表、同桌的零花钱、班级同学的公交卡、班级同学的手机甚至是老师的手机……

    因为“前有劣迹前科”、“后有充足证据”,我当然倍感心痛。于是,约请家长和她当面畅谈多次。了解这样的家庭背景,我很同情,她祈求我不要告知同学她家庭的情况并给她一次改过的机会,我答应并信任了她。

    但班级里仍然在丢东西:某同学钱少了、某同学新本子不翼而飞了、某同学的耳麦不见了……唯一变化的是丢的东西的“价钱”开始下降了。每次学生在班务小结上告诉我丢东西的时候我故意不分析、不看她,只是叮嘱同学们保管好自己的贵重物品……渐渐地,班级开始不丢东西了。有一天雨后的清晨,我刚进班级,同学们一起跟我说:这一学期丢失的绝大多数东西回来了……我淡淡的说,“风雨就这样过去了”。

    后来,这个孩子在班级周记上也认真的反思了这件事并询问我如此耐心的原因,我想了想,认真的写下了八个字:人艰不拆,静待花开。

    “爱能遮盖别人的罪”,这句话一点也不错。如果我们在班级管理中加以引申,遮盖了别人的罪,往往也避免了自己的悔恨。这层“遮盖”与“避免”,前者是付出,后者是报偿。

Copyright 2015  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丁家庄初级中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南京市华银路21号,邮编:210028,联系电话:025-86755655  网站管理